出国留学培养有家国情怀国际视野的建设人才


您现在的位置:雄松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出国留学培养有家国情怀国际视野的建设人才

1023人阅读

自西方列强发动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经历了频繁的战争和腐败。近代以来,中国逐渐陷入以贫困、软弱、极端落后和“人为武力恫吓和自我剥削”为特征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人民很痛苦,遭受着严重的灾难、屈辱和苦难。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27美元,人均寿命不到35年,人均受教育时间不到1年,约90%的人是文盲。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它与美国军队领导的17国现代联盟作战,并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赢得了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战争。

尽管如此,以毛泽东主席为首的新一届中国政府仍然坚定地执行了主要向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派遣大批留学生的重大决定。到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制定了向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派遣留学生的正确政策。这为新中国的海外留学奠定了坚实的政策基础,为中国大陆海外留学活动的可持续发展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逐步制定、不断调整和探索大规模全方位派遣留学生的政策,为中国当代留学事业的繁荣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过去的70年里,新中国的留学规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出口国。几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各种各样的中国留学生。

70年来,在我国出国留学事业的总体框架内,逐步形成了五个独立互补的运行体系和政策机制,即国家出国公学、单位出国公学、自费出国留学、中小学生出国留学和留学后回国服务。

70年来,中国的海外留学活动进入了一个“繁荣发展时期”。扩张的空间和规模变得越来越大。中国逐步探索了一套风险控制、相互借鉴、持续整合和包容的渐进式模式。中国加强了以效率、合作、安全为基础的海外研究建设,使之成为人类命运共同、多种文明共同学习、文化多样性共同欣赏、发展模式共享的国际研究载体。

新中国成立,出国留学助力国家建设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毛泽东主席对社会主义苏联作出了“片面”的外交决定。它还制定了“有针对性、集中和大规模”向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派遣留学生的政策。与此同时,周恩来也在1949年夏天提出了吸引中国留学生和学者回国的原则和政策,即“动员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高级科技专家,回国建设新中国”。20世纪50年代,大约有3000名来自欧美国家的留学生回国。同一时期,在日本的中国学生联合会还安排了1000多名在日本留学的华侨回国。

值得一提的是,新中国的留学活动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948年,即1948年8月,当时中共中央批准东北局派21名学生到苏联留学。此外,1948年前有44名“前国民政府”留学生通过各种渠道被派往苏联,他们的生活费在1950年后由新中国政府提供。此外,1948年以前在苏联学习的学生的生活费也由新中国政府在1949年11月以后确定。

基于相关历史资料的研究表明,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的30年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海外留学活动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1949-1956年、1957-1966年和1967-1977年。据原高等教育部国际学生管理司和2008年第11期《世纪潮流》统计,1950年至1965年,新中国共派出10,698名公费本科生、研究生、高级学生、实习生、语言类学生等。到苏联和东欧。此外,约有8000名技术实习生在1958年前后因苏联援助的工业项目而被派出,约有800名军事留学生或实习生先后被派往苏联各军事院校,中国在此期间派出了18000多名各类海外学生。此外,从1957年至1963年,200多名海外学生或高级学生被派往意大利、比利时、瑞士、瑞典、挪威、丹麦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其中大部分人在学习外语,包括21名学习自然科学的学生。从1964年到1965年,它派出了两组1000多名海外学生或36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级学生学习34门外语,其中只有少数是理工科学生。从1972年到1978年的七年间,中国共派出1977名公费出国留学人员。他们大多数是语言专业的学生,而少数是科技专业的学生。

相关数据显示,1978年以前,在苏联、东欧等国家学习的各类人士200多人先后成为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或知名艺术家。还出现了一些领导小组,一个接一个地担任中国国家领导人和省部级领导。此外,这一时期许多海外归国人员先后在各级科研或行政部门担任中高级职务。

改革开放,留学跨越式发展

1978年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全党工作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大战略决策,提出了改革开放的历史任务,揭开了全面改革开放的序幕。以此为出发点,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代。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留学生、留学生和海归三大群体已经达到数百万人的规模。所有层次和类型的中国留学生都去过世界上200多个国家或地区。

根据教育部的统计,从1978年到2018年底,海外学生总数已达600万(不包括中小学生),其中约6%来自国家,4%来自单位,90%来自自费。过去40年,海外归国人员总数约为370万人,其中十八大以来已有280多万人回国,占1978年以来海外归国人员总数的75%以上。

改革开放后,海外留学活动可分为五个阶段:

从1978年到1989年,以邓小平1978年的“6·23谈话”为起点,以派遣50名国家公共代表和2名单位公共代表赴美留学为标志,中国的海外留学活动逐步实现了政策扩张、阶段调整、探索性扩张和经验积累。根据教育部的统计,这一阶段12年的海外学生总数约为96,000人,其中约30,000人来自国家,43,000人来自单位,23,000人来自自费。现阶段约有39,000人出国留学后回到中国,其中国家约17,000人,单位约21,000人,自费960人。现阶段每年平均有8000名海外学生。

从1990年到1992年,出国留学的总人数约为67,800人,包括国立公立学校、单位公立学校和个人自筹资金。平均每年出国留学的人数约为22,600人。

从1993年到2000年,以邓小平1992年1月的讲话为契机,中国政府于次年11月正式确立了“支持留学、鼓励回国、行动自由”的政策。八年来,随着国家出国留学公共政策体系改革的启动和对自费出国留学活动的政策限制尚未完全解除,出国留学活动的总体规模一直徘徊在年均2万多人左右。出国留学的学生总数约为191,100人,平均为23,900人。

2001年至2012年,以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为契机,中国留学政策逐步调整和进一步自由化,公民收入不断提高,海外教育机构扩招等。,带来了恢复性发展和广泛出国留学的趋势。现阶段,各类海外学生总数约为2,227,700人,平均约为189,700人。

2013年至2019年,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为标志,留学事业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代,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和旺盛的生命力。据教育部统计,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出国留学的规模稳步扩大,回国人数也逐年增加。出国留学的总人数在六年内不断更新:2013年约413,900人,2014年约459,800人,2015年约523,700人,2016年约545,500人,2017年约608,400人,2018年约6621,000人。据估计,2019年海外学生总数将超过70万。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出国留学的学生总数约为312.4万人,占1978年以来40年来出国留学学生总数的54.85%,年均约53.54万人。

在新的时代,出国留学事业取得了又一个辉煌。

回顾新中国70年的留学历史,不同时期留学活动的阶段性进展和阶段性发展实现了历史性跨越,推动了中国整体留学活动的进步和成长,带来了全社会对教育国际化理念的跟进和认同。作为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中国留学的整体规模长期处于世界前列,中国留学生的整体形象呈现“知识化、年轻化、国际化;学历高、水平高、质量高;快速增长、快速增长、快速成功”等九个基本特征。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留学生群体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促进和提高了人才培养质量。优化和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培育和培养学术团队的骨干力量;加强和扩大国际学术交流;参与和促进国家的全面建设;它影响和提升了中华民族的形象。我们继续扩大人文合作和相互学习。激励和加快教育体制改革;帮助国家的外交活动。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支持留学、鼓励回国、行动自由、发挥作用”的论述意义重大,为“当代中国留学理论体系”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党管出国留学人才”、“提高出国留学效率”、“构筑出国留学安全”、“把出国留学外交作为“中国特色的出国留学党建”构建并不断完善的出国留学理论体系,是对中国特色出国留学实践活动的总结和概括,为促进出国留学稳步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和政策支持。

2017年4月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有关机构简化留学回国人员学历认证等程序,对长期留学服务和回国保障工作中的“难点、难点和热点”提出明确要求。

目前,在海外留学行为正常化的炒作趋势下,所谓的“大众化”、“年轻化”和“海归潮”都是非理性的表现。优秀留学生回国比例明显偏低,高端留学生流失大等难题亟待解决。此外,在优化海归创新创业就业环境方面,必须加大推进人才制度改革创新的力度。我们必须努力解决人事管理中的难题。必须扭转科研项目评估、科研人才评估和科研成果评估不合理的局面。我们必须克服“五个一”的现象。面对国际人才竞争,我们必须坚持人才强国战略,采取更加有力的人才措施,制定更加有利的人才政策。始终着眼于国际化新时代下留学的新责任、留学发展的新机遇、留学人员的新举措、留学政策的新高度,改革和完善教育国际化研究的智库和建设。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在我国独特的文化传统、基本国情和社会形态下,中国留学事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和伟大实践,促使中国走出了一条不同但更为成功的出国留学之路。全面总结70年的留学历史,认真回顾新中国的留学发展经验,科学探索留学活动的内在规律,有助于进一步夯实留学活动发展的基础,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的留学事业取得进一步的成功。

70年来的留学实践表明,中国的出国留学政策和制度日益完善,逐步形成了“国家公款、单位公款、个人自费、海外奖学金等多种出国留学渠道并存,多层次、多学科、多领域、多国模式等多种海外人才培养模式同步发展,多种出国留学工作原则并重,包括支持出国留学”的总体格局。 鼓励回国和行动自由,发挥作用”,这必将培养更多具有祖国意识、国际视野和创新能力的中国各类人才。

(苗郭丹是教育部国际司前研究员,陈克苗是教育部国际司前顾问,杨晓京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员)

中国教育新闻,第五版,2019年9月27日

威廉希尔 贵州快三 北京11选5投注 河北11选5